登入

醫武一家

 

播放

 

播放

 

播放

播映日期:2018年2月4日(星期日)
播映時間:晚上9:30,港台電視31、31A

跌打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。周朝時,它被稱為金鏃科,名稱被沿用至唐朝。宋朝時,改稱正骨科,並沿用至清朝。而在廣東民間,人們喜歡稱之為跌打傷科,簡稱「跌打」。

所謂醫武同源、醫武一家,跌打和武術有著密切的闗係,武學界甚至流傳着一句說話:「未學出拳,先學紮馬;未學功夫,先學跌打。」

為保家園學武兼學跌打

居於元朗石歩村的林國強是三代祖傳的跌打師傅,他回想祖父的一身跌打醫術,最初就因習武兼學得來。百多年前,新界村落之間為爭取水源耕作,偶然會發生爭執。當時,石步村村民為了保護水源和財產,特意派林國強的祖父到東莞拜師學武,回來再將武術傳授給村民,並組織名為「更練團」的自衛隊,負責晚上巡更、保護村民的工作。因林國強祖父的師父精於跌打,於是他在習武之餘亦學會跌打,後來成為村中的跌打師傅,一直承傳至今。

黃飛鴻遺孀助承傳三藝

二次大戰前後,不少武術家自國內移居香港,於灣仔等地區開設武館,除了將南、北各地武術傳來,同時帶來了不同門派的跌打醫術,而其中一位便是黃飛鴻的遺孀莫桂蘭。莫桂蘭成為黃飛鴻的第四任妻子後,便在丈夫的武館寶芝林幫忙看診、製藥和教授功夫。後來,黃飛鴻過身,莫桂蘭於1936年帶同兩名兒子來港,成立黃飛鴻國術團,早期於灣仔告士打道設館授徒,在天台教授黃飛鴻的武術和獅藝,同時亦傳授跌打醫術。莫桂蘭的誼子兼傳人李燦窩師傅,在她離世前,承諾會繼承及發揚黃飛鴻的武術、獅藝和醫術。

習武風潮煉出跌打師傅

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學習武術在香港成為一股風潮,不少人喜歡食夜粥學兩招兼學跌打,甚至自立門戶,成為新一代的跌打師傅,湯永康師傅是其中之一。他於八十年代在灣仔開館,早期大多治理因江湖毆鬥受傷、大半夜上門求診的患者,近年則改為治理椎間盤突出、麒麟骹(盤骨)損傷、手腳麻痺等症狀居多,可謂見證了不同年代患者的需求。

口訣手法充滿傳統智慧

跌打是傳統中醫藥文化的一部份,包含不少傳統中醫藥智慧,一些傳自古籍的醫藥理論和口訣,更源用至今。例如《醫宗金鑒》將正骨手法總結為「摸、接、端、提、按、摩、推、拿」,到今天仍在應用。

香港骨傷科學會會長袁啓順所介紹的「入骹歌」亦饒有趣味:「上骹不與接骨同,全憑手法與身功。宜輕宜重是高手,兼嚇兼騙是上工。法使驟然人不覺,病者知也骨已攏。」真正的跌打高手,可以一邊分散患者注意力,一邊快速地為對方入骹,令脫離的骹位在不知不覺間回復。此外,跌打師傅在治理小型骨折時,更會就地取材,因應不同地區所產樹木,採用柳木、竹或杉木等天然材料,作為固定傷口的小夾板,骨折傷口不必打石膏亦能復原,相當靈活簡便。

規管令醫館齊齊換招牌

然而,隨著時代發展,加上新政策對中醫藥的規管,令傳統的跌打醫術亦受到影響。1999年,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成立,將中醫分成全科、針灸科和骨傷科三個專科,跌打屬骨傷科。全港跌打醫館的招牌亦因而要更名,將「跌打」改為「骨傷科」。受影響的湯永康師傅曾經努力爭取保留原有招牌,但最終為了可以繼續經營,只好滿心無奈地換上了新招牌。

由師徒制改為學院培訓

以往,學跌打多是採取師徒制,由徒弟到學成被師父認可出來掛牌,成為獨當一面的跌打師傅,隨時要花十多年工夫。至於一些祖傳手法和秘方,則是祖傳父、父傳子,經過日積月累、一代代傳承下來。然而,在現有制度下,年輕一輩若想成為中醫師、跌打師傅,便需經學院培訓,完成五年的全日制課程,並考取執業資格,才能獲得認可。林國強師傅的兒子林頌昇一直很想繼承父業,但因未能考進大學修讀中醫課程,現時只能在祖傳的醫館裏當助手。

此外,隨著城市發展,傳統跌打師傅可以上山採藥來治理病人的模式亦已改變,以往可使用即摘即製的新鮮山草藥直接為病人敷上,現在則改為使用以乾品草藥製成的粉末,再加酒精蒸煮成藥,才能外敷。

種種改變,對傳統跌打文化的發展,到底是得、是失?

撰文及編導:黎敏儀

eTVonline RTHK
版權聲明
| 會員使用條款 | 私隱政策 | 免責聲明 | 無障礙網頁 | eTVonline Facebook
Copyright © eTVonline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