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
南音杳裊

 

播放

 

播放

 

播放

 

播放

播映日期:2018年4月10日(星期二)
播映時間: 晚上6:00,無綫電視翡翠台

二十世紀初,南音在香港十分盛行,自從有瞽師狀元之稱的鍾德逝世後,杜煥就接班,成為唱地水南音最有實力的演唱家。

在上世紀七十年代,研究中國傳統音樂的榮鴻曾博士在歌德學院第一次聽到杜煥唱南音,驚為天人,他決意要為他做一個完整的錄音,為後世留檔。於是他找到上環水坑口的舊式茶居富隆大茶廳,私下聘請杜煥每日提着古箏拍板到茶樓演唱,而他就坐在一旁錄音,如此一錄就錄了三個多月。

身世坎坷小杜煥,沿街賣唱木魚書

這位杜煥被譽為是香港最後的一個瞽師,他在1910年生於廣東肇慶金利墟一條鄉村,但他出生三個月就失明,之後到了七歲,他的父親辭世,家人為了他的未來生活,送了他去一個瞽師處學藝,但起初只是學占卜,並未沾手南音。他十歲時隨師父到廣州生活,由於杜煥不喜占卜,於是改以拍着兩片竹板沿街賣唱木魚書,後來他跟一些唱南音的瞽師混熟,獲得他們的好感,最終就拜在孫生門下,自此杜煥便跟南音結下不解之緣。

南音曲韻悠揚,發人愁思,廣義的南音雖然可追溯到遠古,但廣東的南音究竟始於何時?已經無從稽考,但道光年間廣東有一本書叫《粵謳》,內裡記載了很多以廣府話寫成的七言句子,乃是目前可知廣府最早的民間說唱文學。

避亂香港尋生計,煙花局裡唱平生

南音最興盛是在上世紀的二三十年代,剛巧那時廣州軍閥割據,政治動蕩,杜煥與友人為遠離亂世,便到了相對平靜的香港找生活。那時香港仍有公娼,杜煥歌藝不凡,人又精靈,故很受妓女和客人的歡迎,能經常賣藝於花廳酒局之中,賺了很多賞錢。

不過,那年代也是合法食鴉片煙的年代,煙格都流行聘來瞽師和師娘唱曲,以娛貴客,結果杜煥也因而染上阿芙蓉癖,這事曾讓他一生抱撼,要去到他六十多歲才戒掉毒癮。但也是錯有錯着,由於他長年吸食鴉片,使到他的唱腔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風格,俗稱「煙屎喉」,這在別處本無用,但偏偏唱起南音來就更添滄桑韻味,入木三分。

屋漏更兼逢夜雨,哀吟苦唱透南音

杜煥自言身世坎坷,他失明,早年喪父,後來雖然跟一名粵曲女伶結婚,但所生的四名子女,全都夭折早亡,心靈飽受創傷。

1935年香港禁娼,杜煥生計大受影響,但惡運仍未遠離於他,之後的十年,他喪母、喪妻,又遇到日本侵略,正是屋漏更兼逢夜雨,這一切都讓杜煥苦不堪言,但他的一身經歷,卻正正為他演繹南音時添上無可匹敵的動人神采,因為南音的本質是旋律慢,唱腔低沉,所唱的內容又全是悲慘和沒完滿結局的愛情,充滿人生無奈,而這一切都可說是杜煥,甚至是大部份盲人瞽師所深深體會到的,所以由他們唱出這些悲涼的歌曲,就更覺哀傷憂怨,惹人愁思,句句直撼人心,良久無法釋懷。

戰後,杜煥曾與一師娘再婚,但未幾即分手,那時他又回到街頭賣唱,但知音者已無復在里巷徘徊,代之而起的是躲在涼茶鋪或家裡聽電台廣播。

但到底杜煥在當時已是頗具名聲,未幾,他即獲得香港電台的邀請,定期上電台表演,如此自1955年起,他與拍擋何臣(著名樂師)便一直做南音節目到1970年,那年杜煥已經是六十歲的老人。

踏入七十年代,香港經濟起飛,西風東吹,南音在新一代已是陳腔濫調,結果杜煥的節目停播,為了生活,他惟有崔護重來,再回到市井民間,在街頭挑燈夜唱,而地點就是亞皆老街新華戲院對出的角落。

曲終樂止留身影,可幸天音有傳聲

那年代在街頭賣唱南音的藝人已是寥寥可數,而地水南音作為消遣娛樂的功能亦乏人問津,但正當南音走入窮途之際,社會上也有些人別具慧眼,將南音視為傳統表演藝術,引入音樂典堂,甚至在正統的音樂廳和教堂演出;更有人趕上南音的尾班車,去探索和學習這種行將消失的地道藝術。

唐健垣博士和榮鴻曾博士都是在這段時間接觸杜煥,二人各有所得,亦同時為杜煥的絕唱留下寶貴的聲音文獻,其中榮鴻曾博士那一系列的酒樓錄音,在近四十年後的今日看來,就更覺其意義重大,非比尋常。

杜煥在做完富隆大茶廳的錄音之後,生命亦走到盡頭,他在1979年去世,身後蕭條,連殮葬亦險些無人過問。



撰文:周樹佳
編導:伍自禎

eTVonline RTHK
版權聲明
| 會員使用條款 | 私隱政策 | 免責聲明 | 無障礙網頁 | eTVonline Facebook
Copyright © eTVonline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